联系我们

北京博大京源科技有限公司
电  话:010-69315209
传  真:010-69315209
手  机:15501051887
    13718926918
网  址:http://www.bdjygs.com
地  址:北京房山区城关南里3号
自备电厂成风 每度电成本仅2分钱
文章来源:北京博大京源科技有限公司  点击数:2904  更新时间:2013-09-06

    自备电厂成风 每度电成本仅2分钱

    当中国三分之二的区域进入“烧烤”模式的这个夏天,熟悉的“电荒”却在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

    截至目前,多个省份的电力工业企业表示今年不会采取拉闸限电的措施,政府及监管部门也没有发布任何电力缺口的警告。

    国家能源局8月14日发布的数据显示,7月用电量4950亿千瓦时,同比增长8.8%。1~7月,全社会用电量累计29901亿千瓦时,同比仅增5.7%。在7月出现恢复性增长的用电指标中,第二产业增长8.1%,第三产业增长13.4%,城乡居民用电增长12.3%。第三产业和城乡居民用电量的激增与目前的高温用电密切相关。

    从前7月全社会用电量分析,第二产业依然占74%,第三产业12%,用电结构并没有改变。显然,用电量——这个指标的反弹眼下并不意味着经济形势同样出现复苏的迹象。

    “按照以往经验,只有全社会用电量增长幅度超过14%以上,发电机组才会供应不上,这时才有可能出现电荒。”中煤远大行业战略管理咨询中心分析师张志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虽然入夏用电量出现增长,但是大工业用电却仍然低迷,这也反映出宏观经济的增长乏力。

    与“电荒”相对应的是,多个省市目前已经在集结区推出“低电价区”来利好大工业。业内人士预计,在宏观经济持续低迷的情况下,未来两三年“电荒”或都不会出现。

    电荒“爽约”

    高能耗企业停产、限产,大工业的新立户减少都促成工业用电量增速放缓。

    “可以说,工业用电低迷成为今年电力不紧张的重要原因。”西安市供电局相关人士表示。

    西安市2012年规模以上工业增速在全国15个副省级城市中排在第3位,工业固定资产投资578.17亿元,同比增长44.9%。

    西安市供电局相关人士向记者提供的数据显示,从今年5月份开始,西安市全社会用电量节节攀升。到7月份全社会用电量高达249368万千瓦时,增长幅度达10.54%。与之形成明显对比的是,西安市工业却仅有83534万千瓦时,环比下滑了9.97%。

    同样是高温夏日,2011年,电荒从3月份就席卷我国大部分省市时,多个地方出现拉闸限电,一度导致电煤供应紧张,电力最大缺口超过3000万千瓦时;2012年得到改观,虽然在迎峰度夏的时节,部分地方出现电力紧张的情况,但并没有出现大面积的电荒。

    2013年入夏以来,全国多个省市出现高温现象,截至7月份有部分省市居民生活用电增长率一度接近30%,但是“电荒”却“爽约”了。

    用电量是经济趋势的风向标之一,也是“克强指数”三个指标之一。“电荒”爽约从侧面反映宏观经济尚未走出低谷。

    国家统计局近期发布的工业企业财务数据显示,6月份全国工业企业主营活动利润比去年同期减少了112.4亿元。其中煤炭开采和洗选业6月份利润158.6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133.5亿元;有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实现利润81.7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75.5亿元;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利润34.1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44.1亿元。这三个行业主营活动利润合计减少253.1亿元,而这些行业恰恰是用电量最大的行业。7月用电量中,化工、建材、有色金属和黑色金属加工业仅增3.7%。

    记者近日走访内蒙古、宁夏、陕西、甘肃等多个工业园区后发现,部分企业因为经济低迷已经面临减产甚至停产。在内蒙古的千里山工业园区记者发现有众多的焦化企业均集体停产,原因是下游的钢铁产能已经严重过失,致使钢铁企业大量的减产,对焦炭需求减弱,所以只能停产、限产,以此保证价格不会因供需关系而临近亏损面。

    然而这种集体停产的现象不单单出现在内蒙古。在陕西省榆林,这个被誉为中国科威特、也是央企云集的地方今年的经济整体出现低迷。

    陕西省榆林供电分公司一位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依照榆林上半年用电量数据分析,榆林的工业用电增速明显低于往年,从收缴电费的金额看,今年的确有部分的企业相对于往年电费明显减少,甚至有一个高耗能的企业经营状况较差,有拖欠电费的情况出现。

    同时该人士表示,今年对于大工业的新立户也明显低于往年,所以即在迎峰度夏的用电高峰期也没有出现“电荒”。
    自备电厂松绑

    估计西北地区目前自备电厂数量已经逼近200个,装机总容量的比例也将接近总装机容量的15%~20%,每度电的成本只有2分钱。

    “电荒”一度是个困扰中国经济发展的特殊现象。过去担心它的到来影响生产生活,如今它的“失约”仍然引发了经济下行的担忧。然而,这种忐忑的日子,有望在今年开启“拐点”。

    就在工业用电增速下滑的同时,新增电力的装机量出现了激增。1~6月份全国电源新增生产能力(正式投产)3243万千瓦时。到6月底,全国6000千瓦及以上电厂装机容量11.42亿千瓦、同比增长9.3%,其中可再生能源发电装机容量2.93亿千瓦、同比增长14%。而同期,上半年中国GDP增速仅为7.6%。

    “经济增速放缓,新增电力攀升,此消彼长,今年彻底和电荒说再见了。”一位长期关注电力市场的行业人士表示,这是“电荒”未出现的另一个原因。从近期国家在电力方面发布的政策分析,他看来,国家屡屡对电力行政审批松绑,或许在未来将电价直接推向市场。届时,在未来的两三年,电荒或都将成为真正的“过去式”。

    国家能源局此前下发《国家能源局综合司关于当前开展电力用户与发电企业直接交易有关事项的通知》,依照《通知》内容显示,国家有关部门对于电力直接交易试点将不再进行行政审批。

    对此,上述业内人士认为,允许电力直接交易或许将松绑自备电厂的审批,这将直接解决一些工业企业的用电需求。

    记者从西北电监局获悉,自备电厂一直在我国总发电的装机容量中占据着相当重的比例,并且这一比重正在逐年增加。该单位一位不愿具名的官员向记者透露说,早在2006年,西北地区的自备电厂规模已经有94个,到2008年则达到103个,并且装机总容量占到整个西北地区装机总容量的10%以上。

    “事实上,由于一些企业嫌审批程序麻烦,都在偷偷自己自建,因此很多自备电厂我们还不知道,如果把小规模的自备电厂项目都计算进来,则大工业用电在全社会总用电量中的比例,未来或会进一步下降。”该人士坦陈上述的统计数据并不能代表自备电厂真正占有的装机容量比例。

    据他透露,目前存在的大多自备电厂属于无证经营,实际上都是无证发电,根本没有被统计造册。如果加上这些遗漏的自备电厂,预计西北地区已经逼近200个,装机总容量的比例也将接近总装机容量的15%~20%。

    大工业项目热衷上马自备电厂背后,则进一步涉及我国电力体制改革不完备、电力价格形成机制不透明、输配电运行模式不科学等一系列问题。

    在宁夏采访期间,一家企业负责人对记者毫不讳言地表示,“我们通过利用余压余热发电,每度电的成本只有2分钱,而且完全是本厂区内部消化,根本就不涉及输送到国家大网上,因此,对全社会用电总量根本就不构成任何干扰或增减。”

    近年来不少企业投资上百亿元在一些高耗能产业之后,都开始发展循环经济,尤其钢铁厂、电解铝以及一些煤化工项目纷纷借助“循环经济”的名头上马自备电厂。

    现实中,在大工业领域已经涌现出了数不胜数的类似情况。

    “据我们所知,但凡是1000立方米以上高炉的钢铁厂,100%都是自备电厂,照此计算,仅钢铁行业的自备发电总量,就是一个天文数字。”前述企业负责人说,一方面大工业企业迫于环保需要不断改进生产工艺,另一方面也是出于企业发展需求,在致力于推进自备电厂项目。

    “不仅钢铁行业如此,煤化工、电解铝等国家严控行业企业,普遍也在采取自备电厂的形式来突围发展。”宁夏自治区一位官方人士评价称,自备电厂的发电负荷及消化程度并不公开,而是通过其终端产品才得以价值体现。

    换言之,如果继续以大工业经济增速低于或高于全社会发(用)电量来权衡是否会出现“电荒”或与实际出现偏差,同时社会用电量这一指标是否还能如实体现经济景气,值得考虑。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 您采购什么产品?
  • 您采购什么产品?